欢迎来到伍福网——中华伍福文化垂直门户网站
  • 04月01日
  • 星期六
  • 北京天气
您的位置首页:伍福观点 > 伍福好德观 > 正文

伍福大爱 洒向人间

2015-08-11 17:36:45    来源: 伍福网    

伍福大爱  洒向人间
\

 

5月26日19点,河南鲁山县城西琴台一养老院平房突发大火,几十名生活不能自理的留守老人不幸遇难。8月,新华网报道了湖南邵阳县有个“无妈乡”,这些新闻引发了网民对留守老人、儿童问题讨论。

伍福文化学者宋自福先生,长期倡导、传播、践行伍福文化,他为留守人群这一社会问题,开出了一副满怀人文关怀的良方,它可以化解贫困乡村留守老人和留守儿童的种种不幸。

宋自福先生提出,用伍福之“长寿”获得健康,用伍福之“富贵”消除城乡差距,用伍福之“康宁”得到权利平等,用伍福之“好德”取得社会关注,用伍福之“善终”获到人文关怀。伍福大爱能给底层的老人、孩子应有的权利,让他们多一些改变命运的机会。

根央视新闻报道,5月26日消息,河南鲁山县城西琴台办事处三里河村的一个老年康复中心发生火灾,截至目前,火灾已致38名老人死亡。据悉,居住在养老院的老人,多为留守老人。而围绕着赔偿款,小县城里新的矛盾又接踵而来。

据新华社报道,在湖南省邵阳县,有一个“无妈乡”!这个名叫黄荆乡的地方,仅义务教育阶段在校学生中,就有132个孩子处于“失母”状态——除了正常死亡,其中有116个孩子的母亲因为逃婚或改嫁离开了他们。他们中很多人几乎已经记不得妈妈的样子,或者根本就没有印象。他们想找,却不知道妈妈在哪里……

悲剧性的新闻似乎总爱扎堆。河南留守老人养老院被烧死和彝族小女孩“最悲伤作文”带给人们的悲戚还未远去,“无妈乡”的新闻又让人感慨不已。

新闻中这些老人、孩子命运各不相同,却有共同的交集,凄凉,无助。他们通常还有一个共同的标签:留守。

对这些被不幸狙击的老人与孩子,从伍福文化角度来讲,无论政府还是社会都应该帮助他们,但帮助不能只是简单给钱、给物,还要给爱、给温暖。他们的伤口,不是靠一两个创可贴就能愈合;他们的伤病,更不是一两针抗生素就能治好。

多年来,发生在留守老人、儿童身上的悲剧屡见报端。有人把留守的弱势群体形容为长在乡间的野草,全靠自生自灭。其实,他们更像一群被潮水抛到岸上的鱼,他们缺少的是伍福文化源头活水的滋养,得不到及时关爱,危机四伏。

留守儿童现象的产生,与其说是家庭分离之痛,不如说是中国现代化发展之殇。在大变革的社会转型期中,我们最容易看到经济数字的华丽,却容易忽略一些的弱势者。如果伍福文化之富贵光芒能够照到这些偏远的地区,让这些地区能够发达起来,让当地经济得以发展,人民安居乐业,青壮年还会留下老人孩子,到外地打工吗?

对不幸的留守老人、孩子,我们不能止于同情或居高临下的怜悯。化解他们的不幸,需要消除城乡差距,需要权利平等,还需要伍福文化的人文关怀。城市应该反哺农村,而不能再扮演抽水机的角色。留守老人、儿童需要针对性的关爱,他们需要长寿、富贵、康宁、好德、善终等全方位的爱,而不是单纯被放在可怜者的角色。给底层人们伍福大爱的机会与权利,他们才会多一些改变命运的契机。

每一位老人都应该得到关爱,因为他们是我们的过去,每个孩子都应该被宠爱,因为他们是我们的未来。今天,我们审视留守儿童的不幸,需要用伍福文化去理解、去化解。因为中国传统的伍福文化不仅有更开阔的视野,还要有更细腻的人性。留守老人与儿童已经成为这个时代的伤口,中华传统的伍福文化可以愈合这道伤口。

\

新闻链接(一) 河南平顶山:养老院老人烧死之后

5月26日消息,河南平顶山,25日20时左右,河南省鲁山县城西琴台办事处三里河村的一个老年康复中心发生火灾,截至目前,火灾已致38人死亡,另有2人重伤、4人轻伤,伤者正在医院救治。

这些失能老人的子女,大多是外出打工者。尽管老人们住进养老院的原因各不相同,却有着相似的无奈。

火灾后,地方政府与家属签订一份协议书,这份协议书规定:“在赔偿责任主体无力支付的情况下,甲方向乙方垫付丧葬费、死亡补偿费50万元。

这50万元赔偿费,对于当地人是一笔不小的数目,在鲁山县城一套100多平方米最好的公寓楼也就30多万元。作为死者家属之一的武家,武国利大哥的儿子在此时向他讨要50万元赔偿费中自己的部分,但武国利和妹妹认为这位侄子从没有出钱赡养过老人,所以拒绝与他分这50万。

小小县城里,围绕着被烧死老人的赔偿款分配问题,新的纠纷接踵而至。甚至有的家庭出现了,亲属之间反目成仇,弟兄之间动刀杀人的传闻。

新闻链接(二) 四川凉山:最悲伤的小学作文

2015年一篇四川凉山彝族自治州12岁小学生写的作文《泪》,让无数网友为之揪心。“饭做好了,妈妈却离世了”,作文被网友称为“最悲伤的小学作文”。

爸爸四年前死了。

爸爸生前最疼我,妈妈就天天想办法给我做好吃的。可能妈妈也想他了吧。

妈妈病了,去镇上,去西昌。钱没了,病也没好。

那天,妈妈倒了,看着妈妈很难受,我哭了。我对妈妈说:“妈妈,你一定会好起来的,我支持你。把我做的饭吃了,睡睡觉,就好了。”

第二天早上,妈妈起不来,样子很难受。我赶紧叫打工刚回家的叔叔,把妈妈送到镇上。

第三天早上,我去医院看妈妈,她还没有醒。我轻轻地给她洗手,她醒了。

妈妈拉着我的手,叫我的小名:“妹妹,妈妈想回家。”

我问:“为什么了?”

“这里不舒服,还是家里舒服。”

我把妈妈接回家,坐了一会儿,我就去给妈妈做饭。饭做好,去叫妈妈,妈妈已经死了。

课本上说,有个地方有个日月潭,那就是女儿想念母亲流下的泪水。

新闻链接(三 )湖南邵阳:有一个“无妈乡”

新华社长沙8月7日新媒体专电:在湖南省邵阳县,竟有一个“无妈乡”!这个名叫黄荆乡的地方,仅义务教育阶段在校学生中,就有132个孩子处于“失母”状态——除了母亲正常死亡,其中有116个孩子的母亲因为逃婚或改嫁离开了他们。

这些“无妈”的孩子,身上的故事大同小异:在他们还很小的时候,妈妈就离开了家,再也没有回来。他们中很多人几乎已经记不得妈妈的样子,或者根本就没有印象。他们想找,却不知道妈妈在哪里。

“妈妈”,这个世界上最温暖的称呼,在他们的世界里,成了一种不愿碰触的禁忌……

发布者:chenjie

搜索关键词:

免责声明:为给用户提供丰富的内容,伍福网部分文章来源于网络转载,著作权归属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删除,保护原作者权益!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

伍福网微信公众账号

更多精彩内容!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伍福网微信公众账号(fffffw-com)